fosa小評:
420億美元,嘖嘖,真是多錢啊
雖然以中國這個還在崛起國家的首都是吃得下
但要回收真的也是太困難了
不過花在硬體上的投資應該是對城市的發展有幫助
只希望之後維護的工作能做好
不然就真的是白白浪費大錢了
----

據估計,中國為北京奧運會的投入總計420億美元;這一數字創下了歷屆奧運會投資之最,讓人們不禁懷疑,中國這樣一個發展中國家為一場僅持續兩周的體育秀如此大舉開支是否合理。

中國龐大的奧運支出──從耗資30億美元的機場航站樓到造價5億美元的“鳥巢”國家體育場──足以令雅典奧運會150億美元的奧運預算相形見絀,而希臘因這一預算已背上了沉重的債務負擔。2012年奧運會東道主倫敦也因奧運開支不斷擴大而陷入爭議。

(圖片引自原文)

為成功舉辦奧運,北京不放過任何細節。政府花費3,000萬美元對原先塵土飛揚的郊區京順路進行形像改造,種植樹木、花草並建了裝飾牆。這條路是通往北京首都機場的輔路,臨近賽艇比賽地。政府還向道路附近的居民發放了少量補償款,迫使他們搬遷。

從經濟方面來說,中國有能力承擔起史上最大規模的一屆奧運會。今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預計高達4萬億美元左右,相對於此,奧運開支不算什麼大問題,而且讚助商已經承擔了部分成本。此外,大多數支出都不是直接用於奧運會,而是花在道路、地鐵及機場等能帶來長期效益的地方。

不過,一些發展問題專家懷疑,中國為奧運如此耗資巨大是否傳遞了錯誤的信息。中國經濟在過去30年經歷了迅猛增長,許多人的生活水平也得到顯著提高,但仍有數億人仍生活在貧困中。政府在醫療和其他社會福利方面的支出一直都低於其他方面的投入。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的中國項目高級研究員裴敏欣表示,從政治角度來說這是值得的,但從經濟角度來看並不是這樣。他指出,中國還有很多地方需要資金投入;我們都知道中國政府的支出原則是政治優先、經濟其次。

從國際上來說,中國龐大的奧運預算還抬高了未來奧運舉辦門坎,未來奧運東道主可能會來自更容易發生經濟起伏的發展中國家。俄羅斯將舉辦2014年冬季奧運會,巴西已入圍2016年奧運會主辦國候選名單。

德國約翰內斯﹒古騰堡大學(Johannes Gutenberg University)體育經濟學教授霍格﹒普魯斯(Holger Preuss)表示,北京已經開創了倫敦等未來奧運東道主難以企及的先例。他說,許多國際奧委會(IOC)委員已經考慮,我們必須想辦法削減奧運規模,使得更多城市真正有能力舉辦奧運。普魯斯指出,如果這種為奧運大把燒錢的勢頭延續下去,就以500億美元為例,可能全球只有10個城市能負擔得起。

國際奧委會執行理事吉爾伯特﹒費利(Gilbert Felli)表示,他對北京的開支項目感到滿意。他說,北京奧運預算看起來很高,是因為其他舉辦城市私人部門運營的項目在中國需要政府負責,或者因為發達國家已有更為先進的基礎設施,因此根本不需要在這方面進行投入。

費利指出,很難在舉辦城市之間進行比較。他認為,奧運會的運轉預算不能與一個國家用於未來的投資混為一談。

北京奧運會組織方沒有回復記者關於開支方面的提問。

上述42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900億元)的奧運總開支是由中國政府下屬的奧林匹克研究中心(Beijing Olympic Research Center)估算的。其中,奧運設施與運作開支僅佔人民幣318億元,另有人民幣713億元用於治理環境。奧運總支出的絕大部分(約人民幣1,800億元)用在了道路交通等基礎設施方面。

中國與國際奧委會也在致力消除有關奧運支出方面的憂慮。2001年北京獲得奧運舉辦權後,國際奧委會主席羅格(Jacques Rogge)就承諾要研究途徑削減奧運開支。羅格表示,我們認識到奧運會的規模顯得有些過於龐大,到了一個城市所能承受的極限。2004年奧運會期間,國際奧委會注意到雅典可能敲響的財力警鐘,再次提醒北京削減部門場館的投資規模。

考慮到中國的國情,一些奧運工程的長期價值也存在疑問。例如,中國沒有明確指出鳥巢在奧運會後的用途,而且鳥巢沒有頂棚,在北京寒冷的冬季與炎熱多雨的夏季無法保護正常使用。甚至沒有奧運賽事的城市也建設了奧運工程。內蒙古自治區省會呼和浩特新建了一個造價2.27億美元的機場,作為奧運期間北京巨大新航站樓的後備。中國許多官員中流傳著這樣的話:奧運是個筐,什麼都往裡裝。

大多數中國人表示他們歡迎奧運會,但面臨著5月四川大地震造成的巨大破壞,政府的舖張行為罕見地招來了一些批評聲。中國官方主辦的《了望》雜志記者李鬆在7月9日一期上撰文稱,“國家目前的經濟狀況不允許我們在奧運上舖張浪費。我們必須精打細算,能省則省,將更多的資金用於支援災區的重建。”

文章批評了一些旨在拼湊“2008”這一數字或申報吉尼斯世界紀錄(Guinness World Records)的迎奧運活動,例如一場2008名古箏手合奏迎奧運挑戰吉尼斯紀錄的音樂會。

人權組織表示,他們擔心對奧運浪費與腐敗提出批評的人士遭到中國政府的封鎖或逮捕。總部位於紐約的中國人權(Human Rights in China)執行主任譚竟嫦(Sharon Hom)表示,除非中國政府對所有奧運支出進行全面、準確、透明的審計,而不只是公布估計與預算金額,否則你無法真正討論支出是否合理的問題。

中國也試圖重視費用超支這一問題,尤其是在大地震發生之後。在那場災難中,有數千名兒童喪生於倒塌的質量劣質的校舍之下。有關部門從火炬傳遞中撤下了一名負責四川學校的官員,還將原定5月份的四川火炬傳遞活動推遲到8月初。一些中國學者最近注意到政府的奧運口號發生了變化,從“歷史上最好的奧運會”變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奧運盛典”。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教授時殷弘表示,在今年之前,奧運會是為了展示中國不斷上升的國家實力與國際責任。但他表示,現在,這一口號的改變反映了中國需要更加務實,承認一場奧運會無法解決中國所有的問題。

盡管時殷弘沒有對奧運開支提出異議,但他指出,如果奧運進展不利,這方面的憂慮可能會增加。時殷弘表示,最終的評判只有到最後一天才能作出。


Geoffrey A. Fowler / Stacy Meichtry

 為奧運算算帳

fo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