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sa小評:
這次南韓抗議美國牛肉進口鬧得非常大
不過會有那麼多人參與且手段激烈
絕對不是只有美國牛肉進口一事而已
除了民族性以外
還有許多問題
遠的有社會資源不公
近的有民生物資高漲
就此來看,南韓這個國家真的沒有比較好
還是台灣好

----
韓國示威凸顯深層民怨
2008年07月03日18:28

過去兩個月來韓國爆發的大規模反政府示威活動週三進一步升溫﹐包括現代汽車(Hyundai Motor Co.)在內的韓國數家大型製造企業的13.6萬名工人當天也舉行了罷工。

表面看來﹐這些抗議活動圍繞著諸如政府恢復進口美國牛肉等具體問題而展開﹐但追根溯源﹐這裡面有一些更普遍的原因作祟﹕民主改革20年來﹐大多數韓國人仍覺得自己沒有出頭之日﹐他們對此感到越來越憤怒。

經營著一片小果園的Yoon Geum-soon說﹐民主化進程讓人感到失望﹐所有的財富都集中到了少數人手中﹐而勞苦大眾得到的少得可憐。她在一個組織抗議活動的婦女維權團體中表現活躍。

現年48歲的Yoon說﹐當她1987年參加那場最終給韓國帶來了民主的類似抗議活動時﹐她不僅希望能看到總統直選﹐也憧憬著國人能實現共同富裕。然而﹐隨著便宜進口水果的壓價﹐她的生意越來越不好﹐她都擔心明年沒錢送她的一對雙胞胎進大學讀書。

今年4月份韓國政府宣佈恢復進口美國牛肉﹐隨後本地媒體及激進人士就發佈消息稱美國牛肉不安全﹔雖然科學家和官員表示美國進口牛肉不存在問題﹐但抗議示威活動還是由此拉開了序幕﹐並在此後演化成就經濟問題而針對韓國新任總統李明博展開的大肆批判。

在過去幾個週末﹐抗議活動變得越來越暴力﹐當示威者向總統官邸、政府大樓以及幾家持批評意見的報社所在地進發時﹐他們和警察發生了衝突。一些警察和示威者受傷。

週三﹐在韓國民主勞總(KCTU)的組織下﹐數十家企業的工人舉行了幾個小時的罷工。這個代表製造業工人的工會團體表示﹐發動此次罷工的目的是為了抗議恢復進口美國牛肉﹐以及李明博的經濟政策和越來越高的物價水平。

許多參與組織示威活動的團體都與左翼陣營有關﹐隨著走保守路線的李明博及其代表的大國家黨(Grand National Party)在選舉中勝出﹐左派人士開始漸漸失寵。

但是近日的抗議示威暴露出了那些民主運動無法掃蕩的“死角”給韓國社會帶來的深層挫敗感。在韓國社會中﹐那些能夠進入少數名牌學府的人更容易進入大公司或擔任政府要職。

延世大學(Yonsei University)國際關係教授Mo Jongryn表示﹐牛肉和高油價的問題確實是導火索﹐不過當時的整個局勢已經處於一點就著的狀態了。

從數據上看來﹐韓國經濟取得了眩目的成就﹐還擁有向三星(Samsung)和現代這樣的在全球都排得上號的大企業集團。雖然和上世紀90年代時6.3%的均值比起來﹐韓國經濟增速已然出現了放緩﹐但仍在以每年4%的速度擴張。在1987年大規模的街頭抗議活動過後﹐韓國人推翻了數十年的軍政府統治﹐實現了民主。此後﹐該國已舉行了五次總統選舉﹐政治統治由此發生了兩大改變﹐最近一次就是李明博的選舉。

在十年前亞洲金融危機爆發時﹐數千韓國人都把國家放在了首位﹐捐出了自己的黃金首飾等﹐以此補充央行儲備。當時人人平等的感覺成了民族團結的後盾。

現在﹐民眾間經濟差距越拉越大﹐韓國的貧富鴻溝和西歐國家大致相當﹐不過還達不到美國的程度。

如果以可支配收入中值的一半為線﹐2005年在該水平以下的貧苦人口佔國民比重超過15%﹐而90年代中期時還不到9%。馬里蘭大學(University of Maryland)今年的調查顯示﹐78%的韓國人認為是幾大利益集團在管理著這個國家﹐他們只在乎自己能否獲得好處。

形成這些新生裂痕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兼職及合同制雇員人數的增加。這些所謂的非正規工人收入較低﹐在保險、休假、退休或培訓方面享受的福利待遇少之又少﹐有的根本沒有﹐而且還很容易遭到解僱。目前韓國的勞動者中有28%都處於這種狀態﹐2001年時只有16.6%。

當韓國國有鐵路公司Korea Railroad Co.於2004年開始運營橫跨全國的子彈頭列車時﹐他們在招聘男性車廂經理時開出了政府部門提供的全套工資及福利待遇﹔而在招聘女性服務員時則是通過了一家外包公司﹐和400名員工簽訂了工資和福利都較差的定期合同。

兩年後﹐這些20多歲的女性服務員舉行了罷工﹐稱公司背棄了此前許下的讓她們和男性員工同工同酬的諾言。隨後國家人權委員會裁定Korea Railroad存在性別歧視﹐而且法院兩次判決該公司是她們的最終雇主。現Korea Railroad已提起了上訴。

雖然此後大多數抗議女性已經另謀他就﹐但仍有50名女性繼續罷工﹐希望能重新回到這個不錯的工作崗位。她們曾經一度集體削發抗議﹐現在還在組織示威活動的辦公室地板上睡覺。上個月﹐當牛肉引發的抗議活動變成了更廣泛的國民經濟訴求之後﹐她們也走上了街頭。

現年28歲的罷工服務員Oh Mi-sun參與了示威﹐她指出﹐現在似乎每個人都可以大聲說出自己的觀點﹐這可能不會解決我們的問題﹐但會有所幫助。

由於那些在好公司就職的人往往會選擇在此度過整個職業生涯﹐所以韓國國內的人才流動性不強。由此一來﹐學生們就必須通過激烈的競爭才能考入名牌高中和大學﹐因為名校仍是他們未來取得職場成功的通行證。家長們不惜花大價錢讓只有十幾歲的孩子們上課後補習學校﹐在這裡每天學習到三更半夜。

去年10月﹐首爾郊區一所著名高中的老師將考題透露給了一所補習學校的校長﹐後者在學生們乘車趕考時把問題和答案都給了他們。這兩位教育工作者後來都被判了刑。

在這樣的壓力面前﹐甚至一些家境殷實的韓國人都加入了抗議者行列。47歲的投資顧問K.H. Kim就參加了好幾次示威。他每個月都要為兩個孩子上補習學校花3,000美元﹐為的就是讓他們以後能加入精英一族。但K.H. Kim承認並不是每家都能出得起這個錢﹐他指責李明博在任期開始時太過強調把私立教育當做提高學校競爭力的手段。

他說﹐韓國孩子肩上有很大的壓力﹐每天都不得不早早就去學校上學﹐在這種情況下政府還要擴大私立學校﹐而不是向公立學校施以援手﹐這不僅提高了教育成本﹐也加劇了人們的分裂。

廣告讓果農Yoon Geum-soon苦惱的是她的孩子們所面臨的艱難處境。當韓國1995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並開放水果市場時﹐政府以3%的利息貸給了他們一家1,500萬韓圓﹐約合1.43萬美元﹐當年家裡就建起了幾座種植大棚。

但Yoon表示﹐她很快就發現和她家種的黃色蜜瓜比起來﹐加利福尼亞進口橙子的競爭力太強了。後來能源價格上漲迫使她1996年關閉了大棚。雖然她每天都工作14個小時﹐但她還是負債累累﹐到了現在還要解決這個問題。

Yoon說﹐我的一對雙胞胎現在都在讀高三﹐今年11月就要參加高考了﹐如果考不上大學﹐他們的未來都值得擔憂了﹔如果考上了﹐也是個煩心事﹐因為我真的一點錢都拿不出來了。

Evan Ramstad / SungHa Park

 韓國示威凸顯深層民怨
創作者介紹

fosa的雜思錄

fo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