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sa小評:
一百五十年老店,雷曼兄弟就這樣倒了
如果對一百五十年沒什麼概念
想想從清朝時期就成立的公司
大概就比較有概念是多久以前的事

在華爾街日報上看到這篇
覺得就像看小說一樣
也為弔雷曼兄弟,特將此篇放上
----
雷曼倒閉的台前幕後
2008年10月07日13:30


雷曼兄弟董事長兼CEO理查德﹒福爾德


雷曼兄弟控股公司(Lehman Brothers Holdings Inc.)在崩潰前的幾周裡竭力掩飾自己正在飛速滑向金融懸崖。

這家陷入困境的証券公司悄悄地把歐洲央行和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ed)當作它財務上的救命稻草。9月10日,雷曼在電話會議上向投資者保証自己根本不需要新的資本,而此前一天雷曼的管理人員剛剛計算出公司需要至少30億美元新鮮資本。雷曼認為其龐大的房地產投資組合估值合理,但業內管理人士說其投資組合估值過高,高出了逾100億美元。在對沖基金客戶開始從雷曼撤出資金之時,雷曼向他們保証說自己的財務狀況良好。

9月11日,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 & Co.)終止了雷曼偽裝強大的努力。作為雷曼及其客戶之間的中間人,摩根大通比大多數外人更了解雷曼的困境,而且不喜歡自己看到的情形。知情人士說,摩根大通再次提出了一周前沒有得到滿足的要求,要求雷曼提供50億美元的額外抵押品--即容易出售的証券,為摩根大通客戶所持的雷曼貸款頭寸提供保護。

這真可謂釜底抽薪。50億美元的抵押品要求,加上雷曼的對沖基金客戶大量撤資,令這家有著158年歷史的華爾街老店元氣大傷,不得不在4天後申請破產保護。

在信貸危機期間,金融公司夾存於各種相互沖突的壓力之間:既要將痛苦的真相告知公眾,又要避免引發恐慌。《華爾街日報》根據証券申報文件、破產法庭文件以及對事件參與者的20多次訪談寫成這個雷曼不顧一切求生存的故事,首次披露雷曼為自救付出了多大的努力。這家公司進行的幕後操縱令人懷疑它是否越過了正常的界限,誤導了客戶和投資者。

投資銀行的生存在非常大的程度上依賴於信任--貸款機構和投資者的信任、對沖基金和其他大客戶的信任,尤其是作為交易對手方的其他大銀行的信任。投資銀行的業務十分復雜,其資產負債表極其龐大且不透明,局外人很難確知一家公司的問題有多嚴重。但一旦他們感覺到一家公司出了問題,就會很快逃離。

眾議院監管和政府改革委員會(U.S. House Oversight and Government Reform Committee)周一將舉行聽証會,審查導致雷曼申請破產的監管失誤和金融過度問題。雷曼首席執行長理查德﹒福爾德(Richard Fuld Jr.)將在聽証會上作証。


FBI調查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已經就雷曼或其管理人員是否因向投資者謊報公司狀況而涉嫌欺詐展開初步調查。知悉調查內情的人士稱,紐約東區的美國聯邦檢察官辦公室(U.S. Attorney's office)的檢察官們也在調查雷曼管理人員是否在9月10日向投資者和研究分析師們夸大其辭,從而誤導投資者--5天以後該公司就申請了破產保護。

前任檢察官們說,嚴重的金融危機會讓投資銀行的管理人員處境艱難,因為對他們來說,維護客戶信心至關重要。

曾任美國司法部和美國証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律師、現為韋恩州立大學(Wayne State University)法學院教師的赫寧(Peter Henning)說,如果你的公司是建立在信任基礎上的,而你不能顯示出軟弱,所有的管理人員都必須在這兩者之間找平衡點。但刑事檢察官們將安然公司(Enron Corp.)的聲明作為其管理人員誤導投資者的証據。看起來好像你好象是見什麼人說什麼話。

雷曼的崩潰是持續13個月的信貸危機中的決定性事件。政府決定不救助雷曼,令全球投資者和貸款機構產生恐慌,迫使美國推出了史無前例的金融體系救助計劃。

整個夏季,福爾德都承受著巨大的壓力,要補充因不斷加劇的房地產相關損失而耗盡的資金。8月,隨著投資者壓低雷曼的股價,雷曼面臨困境的傳言開始流傳。

知情人士稱,福爾德和手下的銀行家接觸了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 Corp.)、大都會保險(MetLife Inc.)、英國的匯豐控股(HSBC Holdings PLC)、代表迪拜酋長謝赫﹒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馬克圖姆(Sheik 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的投資者, 以及中國主要的主權財富基金中投公司(China Investment Corp.)。這些努力都無果而終。上述銀行的發言人都不予置評或聯系不上。


危機加深


隨著信貸危機的加深,Fed向投行提供了新的貸款安排。盡管Fed不會透露具體的借款者,但市場通常能夠判斷出來,借款投行的形象也會因此蒙上污點。一位知情人士稱,雷曼兄弟夏季時並未這樣做,因為該行不想被視為要靠Fed的資金度日。

雷曼兄弟選擇了其他途徑,從歐洲央行獲得了借款。這筆借款至少有一部分是通過其在法蘭克福的業務部門獲得的,因此沒有引起市場的注意。在雷曼兄弟申請破產保護時,它的欠款約在80億至90億歐元之間。歐洲央行的發言人拒絕就此置評。

隨著對雷曼兄弟的擔憂在市場上擴散開來,該公司的高管開始接到客戶的來電。沒有人希望在雷曼兄弟可能申請破產保護的情況下讓自己的錢陷到該公司之中。雷曼兄弟歐洲抵押貸款業務高級副總裁克裡斯蒂安﹒勞雷斯(Christian Lawless)說,他接到了投資者的大量電話,紛紛要求撤出資產。他回憶曾向一些情緒激動的客戶表示,你們這些人都是金融專業人士,我們的資產負債狀況比任何時候都要好。

9月初,雷曼持有股份的倫敦大型對沖基金GLG Partners越來越對雷曼兄弟感到擔憂。在一連串的電話中,福爾德和雷曼的其他高管都安撫GLG的管理層說雷曼能夠生存下來。但這只對沖基金的經理決定從雷曼兄弟撤出更多資產。在此前的幾個月裡,他們一直在減少對雷曼兄弟的投資。

臨近勞工節時,雷曼兄弟從韓國產業銀行(Korea Development Bank)融資的努力宣告破滅。9月9日這一消息透露後,雷曼兄弟的股價暴跌了45%,為有史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


要求抵押品


雷曼兄弟的債券評級依然很高,不過,摩根大通卻越來越感到擔憂。作為雷曼兄弟的“清算行”,摩根大通充當著雷曼及其客戶之間的金融中間人。摩根大通旗下投行的聯席首席執行長史蒂文﹒布萊克(Steven Black)在那天午飯後就致電福爾德。他對福爾德說,為了保護公司自身以及其客戶,摩根大通要求提供50億美元的額外抵押品--在摩根大通5天前提出、雷曼兄弟尚未支付的50億美元抵押品之外。

福爾德說服布萊克將價碼降到30億美元,而此前50億美元的要求仍然懸而未決。布萊克派了兩名摩根大通的投資銀行家前去討論融資計劃。

與此同時,雷曼兄弟的管理人員安排在次日召開電話會議,提前宣布收益,並披露重組計劃。當晚同外部銀行家進行了有關融資可能性的討論,但沒有達成任何正式計劃。這些銀行家建議雷曼兄弟不要舉行電話會議,他們警告說市場上有很多有關該公司金融狀況的公開質疑。

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當晚,雷管兄弟的高管討論了2009年年初之前融資30億至50億美元以改善資本金的必要性。這位人士稱,討論融資必要性的文件曾在公司高管中傳閱。

次日(9月10日)清晨,雷曼兄弟召開了投資者電話會議。該公司宣布將出現其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季度虧損──39億美元,這主要是由於房地產估值的下降。福爾德說,該公司打算出售旗下投資管理業務的多數股份,並降低股息。

雷曼兄弟的管理人員只字未提需要籌資的事情。

據會議記錄顯示,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 AG)分析師梅奧(Mike Mayo)問到,根據計劃雷曼兄弟是否需要籌資40億美元。雷曼兄弟首席財務長勞伊特(Ian Lowitt)回答說,我們感覺不必籌集那麼多的額外資金。他還提到說,我們目前的資本狀況很強勁。

福爾德和勞伊特均拒絕置評。一位雷曼兄弟的高管說,該公司在前一晚上決定無需籌集更多的資金,因為該公司希望通過出售更多的資產籌資。

次日,也就是9月11日前,雷曼兄弟信用違約掉期(CDS)的價格──1,000萬美元債務損失的5年保險成本──從5月底的每年21.9萬美元飆升至80萬美元.。客戶開始打電話、發電子郵件給雷曼兄弟要求撤資。雷曼兄弟努力滿足他們的要求,以免暴露自己的疲弱之態。

不過摩根大通擔心如果雷曼兄弟倒閉了,持有該公司的貸款頭寸會有麻煩。摩根大通經紀自營業務負責人羅索(Jane Buyers Russo)打電話給雷曼兄弟的資金部主管托魯西(Paolo Tonucci)。她告訴托魯西說,雷曼兄弟必須提供摩根大通幾天前要求的50億美元的擔保。

滿足這項要求暫時凍結了雷曼兄弟的電腦化交易系統,幾乎令該公司沒有足夠的資本來為交易等業務提供資金。

現在雷曼兄弟的無抵押債權人說,摩根大通幫助引發了一場流動性危機。摩根大通則說這是毫無根據的臆測。

密切關注雷曼兄弟的Fed官員看到放貸機構和客戶紛紛撤退。他們越來越擔心雷曼兄弟難逃此劫。

9月12日,周五。當天下午,信用評級公司警告說,如果雷曼兄弟沒有籌集到新的資金,它們周一將下調該公司的債務評級。

在雷曼兄弟內部,恐慌情緒不斷加劇。太多的客戶打電話要求撤資,以致於雷曼兄弟無法適當地處理這些請求。該公司的現金管理系統無法應付激增的撤資要求。該系統每天從倫敦等分支機構收回現金,次日再重新發放出去。雷曼兄弟的紐約業務部門無法恰當地把錢轉入倫敦的帳戶上,使得該公司位於倫敦的主要歐洲分支機構周一前基本陷入癱瘓。據普華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估計,本應轉入雷曼兄弟倫敦業務或其交易對手的50多億美元周一前沒有到帳。普華永道受聘幫助分析雷曼兄弟問題。


撐過周末


Fed官員與雷曼兄弟高管在該公司總部聯手確定哪些資產尚未擔保給其他放貸機構,能用來作為抵押品申請Fed貸款。官員們希望幫助該公司撐到周末。據幾位知情人士透露,雷曼兄弟從Fed申請到約300億美元的隔夜貸款,周六前要還清貸款。而雷曼兄弟的一位高管說,該公司當時沒有向Fed貸款。

紐約聯邦儲備銀行安排進行緊急談判,從周五晚間開始,當時雷曼兄弟董事會忙著向Lazard Ltd.的銀行家們征詢意見。雷曼兄弟希望能達成一項協議,將自己賣給美國銀行或是巴克萊集團(Barclays PLC)。不過,該公司的律師周五深夜就開始準備申請破產保護的文件,以備不時之需。

紐約聯邦儲備銀行召集華爾街人士,請他們一起為雷曼兄弟擺脫困境出謀劃策。巴克萊和美國銀行都對購買雷曼兄弟商業地產業務不感興趣。美聯儲又讓多家公司(包括高盛和瑞士信貸等)人士對雷曼兄弟的大量商業地產資產進行估價,並考慮每家公司出資數十億美元收購它。

據幾位當時在場的人說,這些人對雷曼兄弟商業地產部門首席執行長沃什(Mark Walsh)不停發問。他們想知道為什麼雷曼兄弟沒對其326億美元的商業地產資產進行更大規模的減記。根據規定,証券公司要對他們的資產按照當下的市值進行估價,即所謂“按市價計值”。

這些人看了雷曼兄弟的帳目後,對其房地產資產的高額估價感到意外。其中兩位華爾街人士說,他們認為雷曼兄弟對它們的估價大約比它們應有的價值高出35%。

雷曼兄弟的部分歐洲房地產貸款特別讓人擔心。據《華爾街日報》了解到的文件內容,雷曼兄弟對部分歐洲房地產貸款相關証券的估價高達面值的97.9%。該公司對類似的美國資產的估價是面值的56%。盡管歐洲此類証券市場略好於美國,但也受到了信貸危機的沖擊。

這些估價對雷曼兄弟的數千債權人來說非常重要。雷曼兄弟共欠他們數百億美元的債務。這些債權人可以持有那些地產作為抵押,也可能希望把它賣掉。根據最近通過的救助計劃,它們或許可以賣給聯邦政府。

雷曼兄弟相信,它對房地產資產的估價是恰當的。首席財務長勞伊特在9月10日的電話會議上表示,雷曼兄弟近期出售的地產資產與市值水平是相符的。

到了9月14日、周日,Fed官員認為對雷曼兄弟已經無計可施。巴克萊和美國銀行都不願達成交易,除非政府同意提供交易所需資金,而這幾乎肯定要動用納稅人的錢。財政部長鮑爾森(Henry Paulson)堅持表示他不會做這樣的交易,而Fed官員也覺得他們沒有義務單獨這麼做。在此同時,保險巨頭美國國際集團(AIG)也難以支撐下去了。

一天傍晚,紐約聯邦儲備銀行和其他部門官員在與雷曼兄弟人士及公司律師召開的會議中傳達了這樣的信息:雷曼兄弟必須申請破產。

雷曼兄弟隨後與破產事務律師米勒(Harvey Miller)一起,在大約5個小時之內準備好了申請文件。周日午夜剛過,雷曼兄弟提交了破產申請。

雷曼兄弟按揭部門管理人士勞雷斯在當晚給客戶發送的郵件中寫道:業務在短短幾周內被摧毀,語言已不能表達悲哀。但我想向你們保証,我們將以這樣或那樣的比以前更強大的形式重新回來。

破產導致數百億美元的現金和証券資產陷入一片混亂,這些資產是雷曼兄弟機構經紀業務部門的數百對沖基金客戶委托的投資。該部門向對沖基金出借資金和股票,並幫它們處理交易事項。D.E. Shaw & Co.和Och-Ziff Capital Management等一些世界最知名的對沖基金都擁有與雷曼兄弟及其子公司有關的資產。

普華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合伙人洛馬斯(Tony Lomas)說,我曾目睹過一些非常重大和艱難的形勢,但從沒見過這樣的情形。

周一,未參加申請破產保護的雷曼兄弟經紀-交易部門從Fed針對投資銀行的特別貸款計劃借得455億美元。為在業務癱瘓之際保持市場秩序,Fed希望這個部門能繼續存在下去,哪怕只有幾天。

同一天,巴克萊開始與雷曼兄弟重新談判。翌日,巴克萊同意出資15.4億美元收購其北美業務。同時,它將償還雷曼兄弟從美聯儲借的455億美元,同時取得貸款抵押資產。美聯儲在此交易中未發生一分錢的損失。

在雷曼兄弟公司,福爾德在備忘錄中向員工通報了交易。他說:我知道這麼做讓你們每個人都非常痛苦,不論是個人情感上還是經濟上。對此我感到極度不安。

Carrick Mollenkamp / Susanne Craig / Jeffrey Mccracken / Jon Hilsenrath

 雷曼倒閉的台前幕後
創作者介紹

fosa的雜思錄

fo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