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治地址信 解謎兩年送達

〔記者林國賢╱台西報導〕又是一個堅守崗位,回味無窮的台灣傳奇。

  兩年前,日本大阪「關西電力株式會社」寄了一封郵件來台灣,但收件人地址卻是「台灣台南洲虎尾郡海口庄海口一四五之一」號,沒見過這種地址,郵務機關為之傻眼。

  有人建議「查無此人,原件退回」,但雲林縣台西郵局的資深郵務士丁滄源不放棄,耗費兩年才找出收信人後代的住址,而收信人已往生十四年,丁滄源將信轉交給他兒子陳飛鵬,七十歲的陳飛鵬收到時無法置信。

  陳飛鵬拆信後,發現它是「關西電力株式會社」發放的「股利通知單」,這才知道父親在日治時期,曾經投資這家電力公司。

  信件顯示,他父親當年投資兩股,每股可分紅廿五元,扣除手續費,共可領取四十元台幣的股利;為了這區區四十元,丁滄源耗時兩年達成超級任務,陳飛鵬至感敬佩。

  丁滄源表示,兩年前郵局接到這封日本大阪市郵件,收件人是「陣祺炎」,地址是日治時代的地址,連他已服務卅七年,都沒有聽過「海口庄」,只隱約知道,民國卅五年台西成立鄉治之前,就叫做海口庄。

  當時有人建議將這封信以「查無此人,原件退回」,但丁滄源認為這封信具有「歷史」意義,應該努力完成投遞任務,遂自動請纓。

  展開尋人超級任務後,丁滄源利用公餘時間翻閱「雲林縣誌」等典籍,利用送信時走訪鄉內耆老,並向縣府民政局等單位查詢,確定信封上的「海口庄」就是指台西鄉,然後再到戶政所查詢「陣祺炎」這號人物,連續找了沿海各鄉鎮事務所,都無所獲。

  丁滄源只好另起爐灶,改從「海口一四五之一」切入,查看它是台西鄉何處?但台西鄉留下來的資料並不多,一直無法突破。

  就在他想放棄之時,利用送信與一名八十多歲的老朋友閒聊,老人認為,「陣」祺炎可能是「陳」祺炎筆誤,若是陳祺炎,則他記憶所及,台西農會剛成立時,有一名員工叫陳祺炎,這話讓丁滄源重燃希望。

  有了新方向,丁滄源開始調查「陳祺炎」,動用自己送信建立的人脈,向許多農會退休的老前輩訪查,發現確有這個人,日治時期居住在鄉公所後側(現中正路),但早在民國三十五年已舉家搬離台西,若陳祺炎還在世,已是百歲人瑞。

  陳祺炎搬家已五十多年,是死是活也不知道,加上線索中斷,丁滄源大可就此作罷,但對台西戶政深具信心的丁滄源反而認為,距離成功又邁出一大步;繼續追查,終於查出陳祺炎搬離台西後定居虎尾,透過戶政人員的協助下,查知陳祺炎在虎尾的地址,雖然陳祺炎過世十多年,丁滄源仍將信件轉交給其子陳飛鵬,完成超級任務。

  接到信件,陳飛鵬對丁滄源的努力既敬佩又感動;陳飛鵬表示,父親曾在台西農會任職,但五十八年前就舉家遷至虎尾居住,很少回台西,若非丁滄源努力,他根本不知道父親還曾經投資過「電廠」,更不知道自己還是日本電廠的股東之一,這封信他會妥善保存,做為對父親的永久紀念。


--------------------------------------------------------------------------------

送信37載 丁滄源使命必達

記者林國賢╱專訪

  「對收信人與寄件人而言,每一封郵件都是重要的約會」;擔任郵務士已卅七年的丁滄源說,郵務士擔任傳遞信件的橋樑,完成投遞任務,是使命也是義務。

  每一次看到收件人接獲信件的快樂神情,丁滄源就忘記頂烈日、淋大雨送信的辛勞。

  已經六十一歲的丁滄源是台西郵局元老級的郵務士,目前仍然擔任投遞信件的工作;三十七年的送信生涯,也讓他成為台西鄉地理位置的活字典,許多找不到收件人的郵件,只有人名、地址不完整的信件,只要向丁滄源詢問,幾乎都可完成投遞。

  花費兩年完成超級任務,丁滄源說,他善盡郵務士的責任,同時可以讓日本人知道台灣的郵務是世界頂級水準;而所有的辛勞,在丁滄源接獲陳飛鵬的感謝電話時,就已值得。

  丁滄源指出,在電話不普及的年代,信件是民眾溝通信息的唯一途徑,也是沿海地區青年出外打拚的高峰期,年老的雙親都仰賴信件了解出外打拚子女的生活,由於教育不普及,郵務士除了替人送信,有時還必須替老人家「唸信」,分享寄件人與收件人的悲喜。

  丁滄源說,雖然隨著電話、電子郵件普遍,利用信件傳達信息的機會少了,但只要他的身體健康、體力也能夠負荷,他仍會繼續擔任郵務士的工作,稱職地擔任收信人與寄件人的橋樑,讓有情人藉由魚雁往返傳達情意,也讓親友情感獲得交流。

 日治地址信 解謎兩年送達

fo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